相关文章

数码印刷战略无锡印刷厂起航

海德堡长达160年的发展史在2014年再添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笔来自数码印刷。4月2日,海德堡在德国总部召开媒体开放日活动,首次将数码印刷战略推向台前。根据该战略,未来海德堡将在传统商业印刷、标签与包装、4d打印三个领域推广其数码印刷解决方案。1个多月后,万里之遥的中国上海“海德堡。理光战略合作签约仪式”现场,海德堡与理光公司中国区高层携手宣布,两家公司在中国数码印刷市场的合作正式启动,这既是自2011年2月海德堡与理光建立全球战略合作关系后,在中国市场的首度合作,也是海德堡中国数码印刷战略的第一步。我们无锡印刷厂的好奇亦油然而生:这位胶印机制造界的大腕为何会选择此时发力,以如此高调的姿态进军数码印刷领域?形势所迫还是时机成熟?具体到战略布局,又有怎样的考量和规划?

2004年5月,海德堡用做减法的方式暂时作别数码印刷,将nexpress出售于柯达,专注力重新投向单张纸胶印机制造领域。历经十年的沉寂,海德堡此番再出发,强势“回归”数码印刷,其背后深意令人浮想联翩。在德国媒体见面会上,海德堡全球ceo林巴赫发表了这样一段讲话:“海德堡正在改变。这种改变既是为了客户,也是为了自己。数码印刷是未来海德堡扩大业务的重点,我们将专注于喷墨技术的应用,充分且灵活地利用外部资源加速研发进程。”言辞间足见其大刀阔斧布局数码印刷的决心。据了解,海德堡计划将研发中心三分之一的资源用于数码印刷技术的研发。

那么,是什么支撑了海德堡管理层重振数码印刷战略的决心和雄心?答案毫无疑问,是市场。海德堡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黄连光在上海签约仪式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海德堡进入数码印刷领域主要是从客户需求出发。近几年印刷市场上短版印刷和个性化印刷需求越来越多,同时要求的交货期又越来越短,工单价格又不断下降,印刷厂面临很大的生存压力。把传统胶印和数码印刷相结合实际上是把效率、品质和灵活、快捷相结合,这样印刷厂遇到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在海德堡看来,传统胶印和数码印刷从来都不是矛盾的关系,二者应互为补充,相互结合,唯有如此方能为客户提供最合适、最灵活的解决方案,“无论客户需要印1份还是100万份,或者做一些混合印刷、个性化印刷和可变数据印刷都可以轻松完成”。

而联合不同技术专长的优秀合作伙伴是使数码印刷战略顺利落地的关键。俗话说,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善用此道的海德堡为自己选择了不同的合作伙伴。在传统商业印刷领域,与拥有出色碳粉成像技术的理光合作,结合后者的硬件设备加之海德堡专门研发的印通数码印刷管理系统,推出linoprint品牌数码印刷机,目前该机的全球装机量已达400台;在标签与包装领域,与可变墨滴喷墨技术的领导者富士胶片就应用于相关领域的喷墨技术进行合作,加之捷拉斯在柔印领域的技术优势,三者合作开发的柔性标签喷墨印刷机预计于今年内问世;在4d打印领域,利用富士胶片的喷墨技术,开发jetmaster 4d打印机,其可在任何材质任何尺寸的三维物体上打印定制的图文信息。据悉,位于欧洲的网络印刷工厂flyer alarm已成为该机首位用户。

2014年5月27日,“海德堡。理光战略合作签约仪式”现场,十多家业内外知名媒体见证了海德堡与理光,两家公司中国区高层签约握手这一历史性时刻。根据合作协议,海德堡负责3款数码印刷系统(linoprint c651ex、linoprint c751和linoprint c901)和专为“linoprint”品牌研发的印通数码印刷管理系统销售;理光则负责设备安装、调试和维修保养服务。

“理光公司在数码领域的技术优势 海德堡良好的品牌形象 海德堡庞大的销售网络,这三者结合必将打造一个全新的市场。相信我们强强联手,不仅可为中国用户提供更多的机会,更能推动整个印刷市场的发展。”海德堡中国有限公司产品总监夏靖评价道,他进一步介绍,双方在中国市场的合作将率先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开展,逐渐拓展至其他城市,目标客户群为传统印刷厂。

这次合作不仅意味着海德堡与理光的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建立3年后终于推进至中国,也喻示海德堡中国正式进入数码印刷领域。黄连光用“标志性意义”来形容此次合作。他毫不掩饰对合作的期待,“将linoprint数码印刷机纳入海德堡中国的产品系列,弥补了传统胶印产品在处理超短版、个性化印刷和可变数据印刷方面的不足,使我们的产品线更加完整。同时我们的客户也可以受益于胶印与数码相结合带来的灵活和便利”。

因在中国市场深耕多年,海德堡中国团队非常熟悉这个市场的特点,在他们看来,相比其他区域市场,中国印刷市场显然更大、更复杂,在人力成本、材料成本、管理成本组成上均有别于其他市场。“比如在泰国,数码和胶印的平衡点大概在300~500份,在中国则低至100~200份。”海德堡中国有限公司印前及数码印刷设备部总经理侯建彤举例说明。他同时指出,从数码印刷的发展来看,欧美市场起步更早、更快,而中国市场,特别是传统印刷企业一直保持观望和犹豫的姿态,直到近一两年,由于市场对短版印刷的需求越来越多,加之数码印刷技术越来越成熟,传统印刷企业才逐渐开始接受胶印和数码互为补充的理念。“所以需要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传统印刷和数码印刷相结合的切入点”,侯建彤感慨道。

对客观现实的清醒认识促使海德堡中国团队更加明确了现阶段数码印刷战略的定位,即作为传统胶印的补充,做一些胶印不能做或不适合做的产品,比如50~100份的超短版印刷、样书、补单、可变数据、个性化印刷等等。这一独特的定位也为海德堡在强手林立、兵家必争之地的中国市场,增添了几分胜算。从胶印机领域的领导者到数码印刷领域的新兵,如此大的跨越,海德堡面临的挑战不难想见,而这些挑战不仅仅来自市场,也存在于公司内部——迥异于传统胶印的产品种类、服务方式、商业模式(如点击收费),无不需要整个团队持续学习、尝试且适时做出调整。

如果说过去的十来年,数码印刷经历了草根生长、诸侯涌现、格局初定,那么接下来的十年,随着各路实力派加盟者的相继发力,这个极具生命力的领域无疑又将充满变数。现在我们关心的是,海德堡阔别十年的“回归”会否改写既定格局?胶印机大腕的数码印刷路能否造就一段“跨界”传奇?